•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0-06-03 23:16 浏览

透过两层不厚不薄的飞行玻璃,辉宇眺望窗外,若有所思。飞机外的星空,静如不波之井水,美如湛蓝之海洋。飞行在平宁云海之上的波音777客机,有如一只正在海洋上掠翔的候鸟,平稳而坚定。黑色而静谧的星夜,永远是时间的完美伴侣。只有在平和祥宁的静夜中,时间才会如此平静地把自己的存在展现在人的面前,让自己的乐声,柔柔地沁入到人的心里。手上的电子表,滴答滴答欢快地走动着。一秒一秒,不因外界的喧哗与冷寂而快走或慢走,一分一分,提醒着辉宇生命的流逝和宝贵。忽如其至的一股难以言喻的寂寥,让辉宇发现,业已二十六岁的自己,至今仍孤身一人……孤独吗?寂寞吗?辉宇自问着:心灵上的孤寂,让辉宇像一个爱情海洋中的落水者般,突然想抓住感情的救生圈。没有焦点的视线,在虚无的空间里游栘着、寻觅着。终于,在他身旁座位上熟睡的美人儿,用她美丽安祥的容姿,轻巧地攫捕了辉宇的目光。辉宇慢慢地把身子转向身边的海伦,用右手手肘顶着座椅,以一种欣赏艺术品的目光,端详起她来。如睡美人般的丽人,把头偏向了一边,露出她那粉白嫩玉般的修长颈项,格外亮眼。美丽的金色睫毛,颀长而略微上翘,不时轻灵地颦动着。鲜嫩的红唇,更是不停地散发出莹彩般的诱人光泽,仿佛正在诱惑辉宇,要其一亲芳泽。我喜欢海伦吗?辉宇自问了一个自己也无法回答的愚蠢问题。天啊!表面上是色狼,骨子里却是自作多情的大笨蛋。自骂了自己一句之后,辉宇忽然发觉,在自己的视界中,不,在自己的心灵之窗里,海伦的身姿正变得越来越模糊。她的玉容,正在慢慢地变化着,变幻着,渐渐地,变成另一个她……是她?是她!是她——激动地发现,在自己脑海里浮现的是另一个美倩的窈窕身影,一个深藏在心底多年的美丽身影,辉宇的心,开始激动而剧烈地跃动起来。我敢肯定,如果不是命运之神的捉弄,我早就捉住你了……我的女神。但是你,晶……就像童话里最最美丽的森林精灵,只是微笑着,躲开我对你一次又一次的拥抱。你明亮的大眼睛,像是注视着缥缈远方的什么,总是变幻不定,仿佛一只在看着穿翔于群山峻岭中的白鹤,又好似在望着在天地万物中升腾而起的灵魂……有一次,我正撩想你那随心灵变幻而变化万千的容姿,茫然对你说:“你就像风信子一样。”你却突然抬起头微笑着告诉我:“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你头发散出的甜甜香味,你那牛奶般光洁的皮肤。你似乎是近在咫尺,柔躺于我身旁的爱人,我伸出手就可以搂住你;你又似乎是远在天边,无法触及的梦中情人,我伸出手,你就会从我面前飞走。远藤晶……我肯定早巳捉住了你——我的女神。但你总是从十字路口的另一边看着我。患得患失,疑幻疑真,渐渐地,辉宇分不清虚幻和现实,只知道自己心灵的方舟,正夹在两个漂亮的倩影漩涡之间,左右摇摆,挣扎不已。虽然无论自己感情的帆船驶进哪一个港湾,自己都会甘心、甘愿,可到底自己最终能否拥抱潜藏在漩涡中央的美丽灵魂呢?还是说,奋不顾身地冲入漩涡中与激流搏斗的自己,最后还是逃脱不了粉身碎骨的悲惨命运?“我真是一个卑劣的男人啊——”轻声的自语,让辉宇自嘲不已。看着一个女人,却想着另一女人,这就是男人的悲哀了。感情,对于人来说,或许是种无害的营养品。但对一个需要坚定心域的杀手来说,感情,或许就是一种会慢慢腐蚀心灵的毒素。“最好不要接近女人。”所有的杀手都是这样教训后辈的。辉宇知道,他本应这样做的,然而,他却无法这样做。所以,这又成问题了。不知所措又无法自拔,这就是此刻的辉宇。可笑的,直到此时,辉宇才忽然发现加入龙魂的最大好处就是:并不需要一辈子在血腥杀戮中打滚。若是自己心中那把无比锋锐的灭罪之剑,真的因爱情而倦怠、变钝,最起码自己还可以打个报告,然后像雷鸣一样,拿着教官的薪水,靠继续茶毒下一代为生。无法做出选择吗?还是自己害怕因告白被拒而受到伤害?辉宇忽然发现,自己宁愿被追魂拿着剑追杀一个月,也不愿意在此刻解答这条复杂的感情方程式。所以,他最终决定:一切就交给命运,让它来选择真正属于自己的爱人。天空,渐渐亮了,晨曦的光亮碰撞溅射在翻腾不已的滚动云团上,进发出夺目耀眼的白光。而且随着翻涌澎湃的云浪不断拍来,光亮大有越演越烈之势。无法抗拒,辉宇感到一阵眩晕昏沉,急忙收回视线走势图分析,仰靠在椅背上走势图分析,闭上双眼。可是走势图分析,刚才那阵白光却给自己带来一股深入骨髓、瞬间传遍全身的寒意。难以掩饰的莫名不安,卷席而来,好像落雷似地打中了他的头顶,让辉宇骤然间心神迷乱起来。“妈的,难道这次任务会有麻烦?”敏锐的触觉,就是杀手的生命。很多杀手相信自己的直觉更甚于自己的理智。清楚明白这个道理的辉宇开始回想刚才的强烈不安感。自然地联想到这次的任务。目标——李通,前路政局计画处处长,贪污受贿八千多万,导致建设的多条高速公路品质严重不合格,造成交通事故频繁,现逃往j国。几年前,心知不妙的他,早早地进行洗钱,开始在j国投资房地产,顺利地以另一个面目取得投资移民的身分,为脱逃留了后路。他敛财有方,再加上跟黑社会勾结,短短几年,所得的贿款就像滚雪球一样,滚到了五亿。或许,就是在金钱的作用下,难以置信地,在案发后,他这个被国际刑警全球通缉的人物,居然逃过警方的围捕,在j国无耻地继续过着富豪生活,延续其罪恶的神话。正因他如此恶劣,所以龙魂派出了火鸟辉宇。“只是一个富有的杂碎,我为何会如此不安呢?”辉宇睁开双眼,正正身,抛开不安,思绪再次回到任务上来。根据高翔的情报:李通住在s市,早年投资的房地产,大多变现了。百分之八十的赃款,都存在j国往友银行。只要将李通干掉,并将款项转移,任务就完成了。搭档小恶魔云飞已经在j国s市等自己。辉宇负责清除李通,云飞则转移资金,这是几天前猜拳决定的。“妈的,我为什么猜拳老输给他!”辉宇郁闷异常。自顾自地追循着自己个人的思想轨迹,烦躁中的辉丰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中从嘴巴里爆出的粗言,已经惊醒了沉睡的美人儿,他更没有意识到,在海伦脸部皮肤底下窜流的血液,此时已经产生了不少的变化。从辉宇身上传来的强烈不安感,如同病毒般传遍了海伦的身躯,让她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无法再继续装睡下去,但她又不想给辉宇知道自己从他喊出第一声之后一直在偷听,所以她发出呓语般的哼鸣声。“思……”“哦!你醒了?”辉宇察觉海伦醒了。“火鸟,你怎么了?”“没什么!”辉宇力图用理智让自己的脸部神经,在最短时间里回复平淡。“抱歉,你这可不是“没什么”的表情……难道说,任务有什么问题吗?虽然他们坐的是头等舱,而且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可海伦依然下意识地担心自己的话被人听到,压低了声音。“没有的事,我们身为补心人,又何惧亏心人的暗算?”辉宇道。“补心人?亏心人?”海伦奇怪。“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也不惊。亏心事做多了,自己的良心也被狗吃了,所以人的心就亏掉了……至于补心,就是尽可能补回那些受害者饱受折磨的心……”尽管辉宇反过来安慰海伦,但海伦却知道,覆盖在辉宇精神领域上空郡一片浓不可解的寒冬云雾,却一点也没有露出曙光的迹象。于是,就在奇异的不安之中,两人踏上了j国的土地。幸好,这种仿似站立在浮冰上的不稳定摇晃感,并没有维持多久。刚到达龙魂的秘密据点——春风之谷酒店,海伦就收到了进一步的指令:原地待命。等风雷、冷血、追魂到达,再采取行动。“有变故?”尚未经过整理的惊讶表情支配了辉宇整个脸庞,毕竟,突然改为要龙魂四天王同时出手,证明了此事绝下寻常。“嗯,我刚刚发现,在李通的帐户上少了五千万。资金的最终流向不清楚,可是根据分析,应该是流入了某位顶级杀手或是杀手组织的口袋中。所以,我马上向上头汇报。”“的确……身价达到五千万的家伙,至少拥有着与我一战的实力。”辉宇平静地回答道。心底的不安,得到了证实,辉宇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从来没有谁能够抵挡龙魂四天王的合搏一击,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辉宇非常肯定的语气告诉自己,告诉自己的心,和自己的理智。辉宇并不是那种没有自信的家伙,他只是清楚,龙魂派其他三人来,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从来没有怀疑过龙魂能力的辉宇,也乐意在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之后,会会那几个平时天各一方,很少有机会相聚的老朋友。听到消息后,海伦那一度因不安而轻微紊乱化的意识,也重新回到了秩序的平流之中。一天前,s市,李通宅。李通从d国专程请来的保安公司高级顾问,正向他介绍这款最新型的防御系统。“尊敬的李先生,这是本公司最先进的personalkiller系统(私人杀手系统),以下简称pk.有别于一般防卫系统,正式版的pk可以帮你直接杀死侵入贵府的所有闯入者。事实上,此刻贵府正在一百三十支由电脑控制控制的自动步枪的全方位保护下。”“那控制枪枝的电脑会不会……”李通谨慎地发表疑问。“放心,新疆11选5区域网路的仅仅是警报用的视像系统, 新疆十一选五所有攻击武器的电脑, 新疆11选5投注技巧都是完全独立的。总之, 新疆11选5走势图没有佩戴识别卡或者走在非指定路线的人或动物,都会在没有得到警告的情况下,在一秒钟之内遭到灭杀。”轻轻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顾问彼特显得相当有自信。“那护卫的识别卡会不会……”转头望向站在顾问背后那些身材高大魁梧的护卫,李通再次恰如其分地提出了疑问。“先生不用担心,首先,负责房屋内部保安的,依然是先生您的旧保镖,我们的人并没有进入内屋的权力。其次,我们的保镖,全都是空手道黑带、自由搏击以及射击高手,识别卡被夺是不可能的。”面对李通对自己公司实力的一再怀疑,彼特显得有点不高兴,尽管如此,他还是礼貌地回答了李通的问题。可是,冷冰中带有强烈嘲讽意味的问话,再次传人了他的耳朵里。“是吗?”近乎讪笑的恶意毒气,开始充满了整个房间,无法忍受,彼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愤怒的血液正从激动的心脏猛然泵出,通过粗胀的颈部动脉,电射向不满头颅。“先生你……”话刚出口不到一半,彼特就发现了李通及其侍卫的异样了。惊讶、愕然、不解、迷惑,各种奇怪的表情,纷纷通过他们张大的嘴巴和曲扭的面容,生动地诠释了出来。难道说……仿若投进平静湖面的惊石,可怕的声音,再次从静默的空气中荡漾开来。“无能的肥猪,只配洗干净脖子等着宰。”没有敌人,只有恐怖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不论是李通的人,还是彼特的人,都在惊讶莫名地彼此对望着,审视着。如果不是清楚对方从刚才开始一直都没有开口,他们早就拔出手枪,对射起来了。“谁?”李通胆大心细地暍问道。“谁?”绝妙地,那声音以不同的声调,做出了相同的反问。“出来!”李通再暍。“出来!”声音也再暍。“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在这儿!”“别开玩笑了!我知道你在这儿!”李通在怒暍,声音也在怒暍。同样的句子,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但在各人不断扫视旋转的视网中,依然找不到对方存在的蛛丝马迹,更不要说生命的烙印了。好像说话的是个幽灵,从地狱中爬上来的幽灵。空洞幽冥的问答,仅仅维持了三句,就让明亮的空气,染上一层死灰般的黯淡。大厅里,至少有二十个保镖,可是每一个人都发现,无法从彼此的身上得到饱含力量的安慰。所有保镖都自觉自己是个在死神口袋中苦苦挣扎的可怜虫,而不是一个孔武有力的大汉。敌我难辨,神鬼莫测。这份压力,这份恐怖,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而惊恐的骇浪,传人收到龙魂帖的李通心里,更是得到无法言喻的可怕叠加,仿佛在高速公路上因他而死的冤魂,全都在此时此刻跑了出来,宣示着他们临死前强烈无比的求生欲望和极度怨恨的愤慨。不过,最让李通咬牙切齿的是,那些刚刚才宣誓将用生命来守护自己的保镖们,竟依旧像木头人一样,惊愕地呆立在原地,好似他们用来积存勇气的袋子全都破了一个大洞。如果说,他们刚来时表现出来的是钢铁打造的刚毅,那么在这里,所谓的钢铁,大概只是劣质生铁的代名词吧!意识到自己还得靠这些家伙保命,李通用力地抖动了自己的眉毛一下,厉声道:“你这个缩头乌龟,如果你敢把头探出来,我一定会把你揍成肉酱。”这次,空气异常地沉默,也没有传来一模一样的喝骂,什么都没有。时间,就在静寂中平然地流逝着,如同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剩下的,只有二十几个大男人粗重而不均匀的呼吸声,以及天花上空调散流器的排气声。李通忽然发现,原来安静,也会这么让人害怕,这么让人惊恐,而且自己说的那句话,原来也可以非常适合地用在自己的身上……突然,在他的背后,好像有人用冷笑的目光拍了拍他的身子,他用苍白的心认定那肯定是他。虽然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人对他做出这个动作,不过在他的精神幻界里面,已经将这个躲藏在寂静空气中的男人视为无所不在的幽灵了。奇怪地,在李通的潜意识中,眼前那些拥有壮硕体格的保镖们,在气氛越来越险恶的空气中,身形却变得越来越小。自觉自己在失去这些“群山峻岭”的掩护后,自己弱小的生命,将无比凄惨地暴露在越发稀薄的空气中,李通终于意识到:自己需要一棵大树,一棵可以真真正正帮自己挡住正义的阳光,让自己永远安稳地活在黑暗世界中的大树。大概躲在黑暗中的他,走势图分析就是自己最想要的大树吧!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玩弄了自己这群人这么久,依然没有出手加害,李通此刻更少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来的不是龙魂的人。再仔细想清楚,自己手上能够吸引人的东西,就只剩下钱了。于是他有了算计,一颗悬在半空飘荡不已的心,也开始安定下来了。他非常礼貌地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鞠了一躬,以示尊敬,然后朗声道:“对先生的傲视群雄的实力,小的万分佩服。要是先生想要小人的命,请自便。若是先生想跟小的谈点别的什么……一切好说。如果先生不介意的话,请现身一见。”“……如你所愿!”萦绕在大厅上方的冰冷气息,宛如被吸尘机吸走的扬尘,随着话音的落下,消失得无踪无影。大厅通向房屋庭院的和式大门,“呼”地一声,无风自开。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陌生的男子,潇洒地双手抱胸,倚靠在一棵樱花树下的蒙面男子。李通想像不出,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会穿着一身黑色的标准忍者服,在大白天里毫不神秘地站在自己那防备森严的院子里。会这样做的,只有两种人:一、白痴;二、高手,绝顶高手。现在看来他是后者,因为姑且不论布置在庭院里那三十支自动步枪为何没有开火,单凭他那份被二十个保镖用长短枪械指着而面不改色的过人勇气,李通就知道,他绝对是后者。识时务者为俊杰,李通一向奉之为金科玉律,他轻咳一声,示意自己和彼特的人收起武器。事实上,所有保镖都知道,自己是打不过庭院里这男人的,只是象征式地拔出武器而已。李通刚示意,他们就如释重负地垂下手。“请问……该如何称呼先生?”话刚出口,李通就有点后悔了,但很快又不后侮了。后悔,是因为他的声调,十足一个谦卑的奴才。但不后悔,是因为龙魂帖开出的条件,就是要他交出全部非法所得,同时回k国自首。自知自首必死,与其这样,他不如放手一搏,最起码他还有机会保住自己的性命和大部分的财产。所以,他又不后悔了。陌生男子的黑袖一拂,一朵美丽的樱花,像变魔术般出现在男子的掌心中。送到鼻子边闻了闻,男子施施然地转身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知道,我是屠龙者就够了。”“屠龙者?”“知道吗,屠龙跟杀蛇差不多,最简单的方法不是攻击什么要害,而是让它的脖子自己打结,用它自己的力气勒死自己……”仿佛蕴合了某种奇妙的韵律,李通觉得男子的说话,在越放越慢的同时,声音里那种不可抗拒的磁性也越来越明显。更可怕的是,男子的瞳孔,也随着声音的变化,而变得越来越大,越发红亮起来。点点腥红,片片血光,异样的幽瞳中,好似正释放着某种致命的死亡音符。冥冥幽幽、莫可名状,说不出的诡异,让大厅里飒爽的秋意直接把自己的领地让给了冬之女神。可怕的感觉,再次闯入李通的心,飞快地纺织出一片恐怖的谜云。谜很快有了答案,明显地,忍者先生这次的出手,并不是针对李通,而是那群保镖们。身材高大的保镖们,现在看起来更像一头头被拿掉胆子的黑熊,空有一具庞大的身躯,却没有丝毫作用。但恐怖的并不是这个,让李通毛骨悚然的是,那些原本一脸坚毅、仿似不畏任何风雨的家伙,现在竟然慢慢地举起手,把手中的枪械缓缓地对准了自己的头颅。彼特的保镖是这样,连自己的保镖也是这样。脸部肌肉不停抽搐着,眼角也在不断地跳动。原本明亮的眼睛,现已蒙上一层混乱的猩红血丝。催眠?李通和彼特把嘴巴张大到极点,过度的惊讶,却让他们发不出一点声响。他们只能用恐怖的表情,看着保镖们慢缓地扣下板机。“不——”所谓惊天动地的声音,仅回响于两人的脑海里,根本无法冲出那可怜的喉咙。他们能做的,只是用劝求的目光,望着庭院里的忍者大人。“……算了,无能的狗熊,留着也好,最起码可以用自己堵着下水道,下让老鼠爬上来。李通!”突然被叫到名字,李通整个人惊醒过来,连忙道:“是,是,是!”“五千万,在剩下的十天中,我负责杀死龙魂每轮攻击中的最强者。”傲然伸出右手的五个手指头,忍者以不容反驳的口吻说道。“好,好,好!”人死了,留着钱也没用,如果说眼前这家伙真的能把什么龙魂的天王级杀手干掉,自己活命的机率肯定会大大提高,李通想都没想,马上就答应了。忍者轻轻点点头后,惊奇的事情再次发生。有如一个被风快速侵蚀的沙雕,忍者的身体,竟在二十多人的注视中,慢慢飞散,变大。感觉上,他就是一块被拆散的拼图,在风吹中,一块一块、一片一片地消失。“天呐!太神奇了!”虽然对这个抢自己生意的忍者没有任何好感,但彼特对这个在三秒钟之内消失在空气之中的神秘人,依然佩服不已。直到此时,那二十个保镖,才大病一场似的,瘫软在地上……三天后,春风之谷酒店,秘密房间里。“什么?这么多?”望着风雷递过来的那张写得密密麻麻的军火清单,云飞吃惊得大叫起来。“嘿嘿!你上次偷工减料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帐呢!如果你这次不照办,我会让你知道用你的皮做出来的人皮鼓是什么样子的。”近乎威胁,不,简直是威胁,风雷把他那足以一巴掌打死一百只蚊子的巨型熊掌,放到了云飞的肩膀上。仿佛只要他轻轻一用劲,就可以听到“咔嚓”的骨头碎裂声。“呃……”可怜地,云飞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辉宇。毕竟在四天王中,火鸟一向是老大,如果他为自己说话,那风雷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吧!可是,辉宇一把拿过清单之后,不单没有帮云飞说话,反而要云飞多加配两套榴弹炮给风雷。看着风雷这个金发大块头,像得胜凯旋的狮子般,摇头晃脑地走出门,云飞气得不行了。风雷刚关上门,云飞就用吃人似的眼光,死死盯住辉宇,道:“亲爱的老大,拜你所赐,我们的预算又超编了。请问老大先生,你是不是准备兼职当牛郎,替小弟摆平账目上的赤字呢?”辉宇笑着摆摆手,道:“你难道忘了,风雷是狮子座吗?要知道,狮子座的家伙,一般都是好大喜功,贪大求全而不惜代价的。”“……”“呃,狮子这种猫科动物嘛,脑袋很大,脑浆却很少。通常只有巨大的身躯,才能配合他那无限膨胀的个人魅力。所以对付这种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尽量满足他的要求,然后偷偷地在他的薪水中把钱扣回来就好。”云飞苦笑,但他现在明白,为何火鸟可以当老大了。事实上,云飞也清楚,给风雷再多的军火,他也只有两只手而已。身为诱饵部队的他,是不可能把十吨军火全部用光的。即便是这样,云飞心里还是有种被人拦路打劫,全年薪水不翼而飞的不快。龙魂意识到李通请来的家伙,已经超越了a级任务的危险评级,所以才调高任务评级,变为s级,重视地把四天王全调来了。计画其实很简单,由风雷那蛮汉吸引和击杀对方的高手,再让其余三人迅速潜入,完成任务。“为何要四个人?”冷血曾问高翔。“哦!是这样的,李通所投靠的黑社会总部离李通家不到五分钟车程。那里至少有五百个配有轻型武器的黑社会分子。李通家附近就是密集的居民区,我们不想事件演变成大屠杀,所以希望能在尽可能不惊动外人的情况下,尽快完成任务。”停了停,高翔接着道:“那里有一百三十支装有红外线瞄准器的全控攻击步枪。如果不是你去的话,其余两人会很麻烦。但李通的房间大门,有一道风雷也很难破坏的电子锁……”“要我去?”追魂冷然问道。“的确。”“好。”“那……火鸟就负责拷问和行刑。”“嗯!”于是,一切就这样敲定下来了。在大家散去后,海伦却一把拉住辉宇的骼膊,眨动着漂亮的蓝眼睛,问道:“那我负责什么?”辉宇立感头痛,毕竟,在高手相搏的擂台上,是不可能有菜鸟出手的机会。不过,辉宇就是辉宇,脑袋就是灵光,不消一秒,答案就出来了。“在我们撤退后,你负责用声线转换器报警好了。”“什么嘛!这么烂的工作……”海伦撒娇式地扭捏着。“……你知道我为何加入龙魂吗?”辉宇的话,让海伦的眼睛里顿时多出一份好奇的神采。毕竟,对于一向崇拜火鸟的海伦来说,能够了解这位在龙魂后辈口中传奇人物的过去,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或许说,此刻她的心情更像是经过一天一夜的排队,终于得到心目中偶像亲笔签名的追星一族。所以,她马上放弃了抱怨,向辉宇追问起来。“龙魂跟其他组织最大的不同,在于龙魂更珍惜生命。或许,在黑社会中,再没有什么东西比人的生命更廉价了。但对龙魂来说,廉价的只有恶人的生命。只杀坏人,不伤好人,这就是我加入龙魂的最大原因。”“喔!”“所以,你的任务其实也很重要哦!你也知道,冷血那家伙有时候出手不分轻重,如果你报警太迟的话,或许就会有无辜的牺牲者了。”轻轻按着海伦的肩膀,辉宇以一种哄小孩式的长辈口吻,对海伦说道。没有回答,眼睛里有点红红的、现出异样神采的海伦,只是重重地点了两次头。计画展开了,近乎是示威游行般,风雷那辆满载着十吨军火的红色大卡车,驶进了李通家宅所在的b区一个仓库里。这么夸张的一辆大卡车,即便是在风平浪静的日子,也相当引入注目,更何况在这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日子。长长的煞车痕,略微迟钝的拐弯,明明白白了地告诉了在附近望哨的保镖以及黑社会喽罗,这车子有问题。车子驶进b区不到十分钟,就有上百条的消息,传到李通以及神秘忍者的耳中。“这……太夸张了吧!肯定是诱饵。先生请勿出动。”李通谨慎地提醒着忍者。“……的确夸张,可来的若是龙魂四天王中的风雷,那就是正常。”他沉吟着说道。“风雷?那个只用一挺重机枪,就干掉皮特奥卡马整个中队的家伙。”联想到风雷那毁灭性的进攻方式,李通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在沙发上不停地挪栘着身体,浑身不舒服。“……”没有说话,忍者转身就往外走。“喂,先生等等!如果来的不只一个呢?”意识到他一走,自己的最大靠山就没了,李通开始有点着急了。“……对付你,一个天王已经有余了。”他冷冷地道。“但……但……若真的不止一个……”“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把其余三人的头颅,放到你的坟前拜祭你。”似乎急于拜托李通那尖锐的吵叫声,忍者转瞬消失在微冷迷茫的空气中。繁华的都市,渐渐进入了夜神的领域。昏暗的街道上,马达声嚣。太阳下负责任地把照明的重任,丢给了各色的车灯、路灯、门灯、霓虹。五光十色开始从那些随处可见、高矮不一的钢筋水泥丛林中绽放。但跟那些高大夺目的摩天大厦相比,被其包围着的低矮古老庭院,就显得幽雅别致多了。事实上,住在这种价值几乎等同于文物的庭院里,只是权贵之人的特权。李通把这里作为自己的家宅,无可否定,这也是荣耀的一种。但无论那盘绕在家宅上的荣光多么耀眼,家,始终是一个迎向问题的地方,一个无法回避问题的地方。今夜,李通的宅门前,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黑夜中降下的暗色大幕,合身地盖在了此人的身上。他似乎就是从浓浓黑暗中融分出来的黑影,神秘而可怕。天上的星光、地上的灯火,照落在此人身上,显得如此零落,仿佛在不久后更会颓然暗去。他飞快地动了,好比侵蚀光明的暗影般,飞快地从一块阴影婉蜒窜到另一块阴影中。无法察知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总之,他迅速地打开了大门,进入了庭院。庭院里死寂一片。有的只是萧瑟秋风吹拂下的唏嗦叶响。如果不是那一尘不染的地板在炫耀地反射着干洁的亮光,大概会被外人误以为这是一栋空宅。夜,是寂寞的,冷清的。但也只有非常之人,才能从这寂寞冷清中,发现暗存在阴黑角落里的喧闹,以及危险。不需抬头,冷血就知道,自己的体温,已经触动了一台红外线警报器,而他连带着的自动步枪,正飞快地瞄准自己。奇妙地,在自动步枪的独立电脑中,却出现了以下字样:“闯入者,温度摄氏36·8度……闯入者,温度31·8度……闯入者,消失……确认!闯入者退出攻击范围。攻击……取消!”人就站在枪口前根本没有动,只是冷血的体温改变了。宛如从山顶倾泻而下的瀑布,在短短三秒钟之内,冷血的皮肤表温,就从常人的36·8摄氏度,降到此刻的环境温度——2l·2摄氏度。所以对于那台红外线警报器来说,此刻站在枪口面前的,只是一大团跟空气没有任何区别的物体。龙魂四天王,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异能,而冷血的异能之一,就是调节自己的体温。旁人无法想像,连科学也无法解释,但他偏偏能做到。事实上,连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只知道,在自己强烈的意念驱使下,自己可以通过减慢呼吸、降低心跳等一系列动作,达到降低体温的效果。“我的名字,可是冷血啊——”冷血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低音笑道。耸耸肩,冷血大摇大摆地向内院走去。

  人民网上海5月13日电 近日,继美国专利授权申请通过后,上海本土生物医药企业松力生物“用于组织再生的亲水性静电纺生物复合支架材料及其制法与应用”获得欧洲专利授权,引发业内震动。

关于女欲,有件事已得到证实,随着年纪增长,欲会减少,特别停经后更为明显。过去曾有少量研究了解月经周期荷尔蒙水平会否改变欲,却未得到充分证实。一份荷尔蒙及行为研究报告,证实二者之间存在关系。根据研究,月经前14天即排卵期间欲最为高涨。

,,江西11选5投注


Powered by 内蒙古11选5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